第八十章:悲鸣的生命(二)

“你们所谓的正义,难道就是将异类通通消灭吗?!”

魔种的声音如雷贯耳,让李元芳都不由得颤栗了一下。

“你们......你们伤害人类,将绝望和死亡的火焰带给那些无辜的人们!”

“伤害人类?呵呵......明明是人类,对我们魔种无情的屠戮!”

将那血淋淋的伤口暴露了出来,魔种的表情变得讥讽而又痛苦。

“我和我的孩子明明与世无争,安静地生存在大漠之中,但是你们人类却是突然闯入了我们的世界,并且对我们疯狂地屠戮!”

双目变得血红起来,尖锐的獠牙也随之露出,此时轮到了魔种开始她的倾诉。

“你的......孩子?”

李元芳一怔,他的目光不由得朝着魔种的腹部望去。

粗糙的表皮缓缓地蠕动着,血肉之躯里面,孕育着即将诞生的生命。

“没错,与我同族的亲人们,都已经被人类屠杀殆尽,只剩下了我和我的孩子。”

提到了自己的孩子,即便是凶残的魔种,那血色的瞳孔之中,也不由得流露出了温柔和慈爱的神色。

当然,还有对人类将自己的族类屠戮的愤怒和无尽的恨意。

听完魔种的倾诉,李元芳的目光变得悲悯起来。

亲人......当初自己在成为狄仁杰的小跟班前,一直流落在长安街头,从未曾体会过亲人的温暖。

没有亲人......一定是很悲哀的事情吧。

人类也好,魔种也罢。

“那你是如何进入长安城的?”

手缓缓地垂了下来,李元芳问道。

“一道神秘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他告诉我,长城和长安之间,有一道缺口,可以让我通往长安内避难。但是,当我想要问他为什么时,他的身影却是化作了妖艳的牡丹,消失不见......”

看着李元芳那左右为难,迟迟不肯动手的神色,魔种开口:“我能看出来,你是个心地善良的人,不然,你也不可能会被我的悲鸣吸引过来,更不会和我废话。”

“你......和你的孩子还能走吗?”

咬着牙齿,思想做着斗争,随着心中那最后的一丝倔强,李元芳将飞镖收回。

“走不了了,我已经受了太严重的伤,除非在这里休息数日,等到伤口愈合。”

而且......

自己的肚子里,还有即将诞生的生命。

或许只有躲在这隐蔽的地方,还能够守护住它。

“我不会将这件事说出去的。”

虽然自己的嘴巴经常将一些八卦泄露出去,但是这一次,李元芳绝对会守口如瓶。

对于眼前这位小耗子,魔种那悲哀和愤怒的眼神之中,第一次充满了感激。

“陌生人,谢谢你。但是,如果让别人发现你放过了魔种,你的下场,会很惨的吧。”

“不是或许,是肯定。”

李元芳咬了咬嘴唇,但旋即目光变得坚定了起来。

“但是,总好过失去亲人的滋味。”

正是因为自己曾经失去过亲人,所以李元芳才更不想看见有谁失去亲人。

这和正义无关,这是自己的私心。

哪怕狄仁杰会因此对自己破口大骂,甚至将他开除,李元芳也不会动摇这个决心。

“元芳,小心!”

在李元芳即将从魔种的身边离开之时,一道清啸随着激荡的剑气猛然升起,将他们两个之间的距离分割了开来。

“陆羽?”

李元芳被那强大的剑气震倒在地上,连忙抬起头来,看到了站在自己面前的身影,正是陆羽。

“你就是入侵长安的魔种么?”

警惕地盯着面前的魔种,陆羽却是意外地发现,这头魔种并非像是自己所想象的那样凶神恶煞难以对付,反而是极度虚弱,接近垂危。

“人类......”

看到了陆羽以及他手指上缠绕的剑尖,魔种发出了愤怒的低吼。

“哦?还会说话的魔种,第一次遇到。”

陆羽并没有直接动手,光是看着她胸口那巨大的伤口源源不断地流淌着鲜血,就能知道面前的这头魔种,并没有能够和自己战斗的能力。

不过,会说话的魔种,陆羽倒也是头一回见。

“小子,你是长城守卫军?!”

嗅到了一股那令自己厌恶的气味,魔种的神色变得凶戾起来。

“没错,不过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绕指柔已经对准着魔种的心脏,只要微微一动,便能够将其刺穿。

但是,很奇怪的,在陆羽的耳边,却是微微地传来了一阵悲鸣的哭泣之声。

“陆羽,别动手!”

腰被李元芳从身后抱住,陆羽不解地回过头。

“她......她不是坏人!”

“她当然不是人,她可是魔种!”

陆羽很疑惑,李元芳这是怎么回事,为何要拦住自己?

“呵呵,身为长城守卫军,你的任务,就是要将我们魔种,全部消灭吧?”

并不属于人的脸,却是露出了森然的冷笑。

“那又如何?魔种破坏了和平,带来了战争和死亡,将你们消灭,那也是天经地义的吧。”

陆羽也同样冷冷地说道,他想起了边关浴血奋战的战士们,在魔种的利爪和獠牙之下,牺牲了自己的生命。

“魔种破坏了和平?!哈哈哈!破坏和平的,难道不是你们人类吗?!”

受了重伤的躯体竟然缓缓地站立起来,是因为愤怒吗?魔种那双猩红的血目,似乎要将陆羽撕碎。

“哼,说不过就想动手是吗,我奉陪。”

只能暂且委屈一下元芳,陆羽将他推开,同时也将长剑亮出。

面对魔种,陆羽并没有悲悯。

“小子,看来你和所有的人类一样,是永远都不会承认事实的。”

硕大的身躯颤抖着,由于强行地站立起来,魔种的肉身濒临着崩溃,鲜血甚至喷涌而出。

“事实?魔种夺走了多少的生命,难道这还需要一一举例子吗?!”

“那么,你们人类夺走魔种的生命,那难道就不是罪孽了吗?”

一步一步,那虚弱至极的身躯,朝着陆羽接近。

“小子,如果我告诉你,这片大陆原来的主人,并不是你们人类,而是我们魔种呢?!”

魔种那凶戾的嘶吼,此刻却是像是痛苦的悲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