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红色液体

残魄御天 冷羽无情 2883 字 4天前

从复合型的青面人那里秦宇得到了部分信息,不过他似乎是负责肃清傲羡海内的神宫余党,所以不清楚其他布置和安排。秦宇也在秦殿留下了一些信息,让千依转达给明月他们,这几天时间他们都来过八次了,但奇怪的是秦宇一次信息也没收到,关键是千依也没有告诉自己,说明秦殿里的那个她与外面的她在那个神秘小岛上也是处于被隔离状态。

“秦宇,你打算怎么做?既然这个人负责的是肃清残余,说明海上还有神宫的人,不如将计就计我们也混入其中一边搜索一边救人~”林映雪说道,现在他们也帮不上秦宇的忙,只能在一旁出谋划策。

“这个主意倒是不错,不过还要等等,想要伪装这东西可不容易。”秦宇说道,如果只是穿个大黑袍把脸遮住,再显露点一样的气息,那倒是简单。可是异灵的背后是恪斯,它肯定有精密地检测程度,就算你和这东西长得一模一样估计都瞒不过检测。

“怎么样舒雨,这东西能解析吗?”秦宇可没有把所有身体都毁去,留下最后一具就是为了好好解析一下。现在星武商店交给舒雨负责了,星魂的布置也是她和秦宇一同来完成,所以这外面有需要用到芯体功能的直接找她就可以了。

“可以,没有多大问题,现在正在尝试改写一些基础编码,让它能契合公子的身体。”舒雨回答道。

“额,改写?这样不会被发现吧。”秦宇说道。

“如果只是单纯重构一个外壳的话一见面就会被识破,所谓检测程序经过解析我发现有两种,第一是扫描透析,看看是否有什么异样的东西存在于体内;第二就是这具身体内的编码程序对于某些特定检测物的自然反应。”

“所以除了重构外壳之外,我还要改写一些序列的结构,让它在被透析的时候自然掠过某一些编码,这样这些编码衍生出来就能重构一个可容纳公子身躯的地方了。同时因为这个空间是它本身编码包裹的,所以对于某些检测物质也拥有一样的自然反应,这样一来这个空间在检测机制下就等于不存在。”舒雨说道。

“厉害,看来我以后也要加强学习了。”秦宇佩服道,接触芯体这么久了,他还真没研究过这些,主要他也没有时间和精力来搞这些。

“公子不必管这些小事,都交给舒雨就可以了。再过几分钟就能改写好。”舒雨说道。在被秦宇救下之前她本身就是芯体掌控者,所以所接触过的芯体知识远飞秦宇所能相比,再加上有千依的指导,好基础加上良师,自然进步飞速。

几分钟之后,两个带意识的复合型卡灵就诞生了,卡灵是这种神炁炁徒与恪斯异灵融合的称呼,当然这是内部称呼,而神宫的人则称呼他们为卡魔。总之现在林映雪和秦宇都各自在一具卡魔的身体中,他们都是混尊,身躯是藏在舒雨改造过的空间里,意识则是离开身体到核心里面,这是符合卡魔本身结构的。

之后两个人就在负责的海域搜索了一番,结果并没有遇到其他神宫的人,所以他们只能再做打算,一番思量之后秦宇接通了所属小队的通讯。

“炁士大人,我遇到了一个极其难缠的混尊,三十一个复合身躯只剩下两个了,请求支援~请求支援~”秦宇以无比凝重的声音说道,既然找不到人,那么就骗几个人来。

“阿托迪,先不要管你那边的事,速速赶到B区坐标(3,6)的位置,区域通行编码即刻下发!”核心里存储意识的空间中传来了对面的声音。

“我立刻过去!”秦宇自然求之不得,听对方的语气是个很重要的东西,只是秦宇很奇怪以阿托迪的本事应该是没有资格办这件事的吧。

“公子,这可能是因为卡代虫的特殊性质。”舒雨说道。

“哦?”

秦宇打开核心坐标图,整个傲羡海被分为数百块区域,目前他们所在区域是Y区,里B区有相当的距离,也难怪对方会有些急切。

“卡代虫的序列有些特殊,它自带着一种标识,只有来自同一个母巢才能相互来往通讯,所以应该是要将什么东西送入阿托迪所出生的母巢,所以才通知他。”舒雨说道,她还在分析研究解析到的数据。

“也就是说可能要进入母巢~会不会有问题!”

秦宇一边朝B区赶,一边与舒雨交流,在外面的话偏偏检测器和其他神炁还可以,但进入母巢便存在很多未知的风险。

“现在还不确定,编码实验室已经在分析模拟那些编码的各种效果,我会根据分析出的效果进行编码改写。目前还没有发现单链式的编码功能,但公子也要小心。”舒雨说道。

编码实验室是建立在星魂的芯体空间里的编码效果实验室,以前秦宇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拿到什么序列编码就只是检测有没有害,没有做其他过多的处理,在使用方面也是直接重构。但是现在不同了,舒雨建起了编码实验室,在里面会对编码进行各种重组以及在接触不同的序列不同的编码时会有怎样的反应。

甚至还有斥序列实验模块,如此一来能更加深入仔细地了解一个编码和一组序列的功能及性质,在运用上也就不再局限于单纯重构之前的排列模式。更可以见微知著,从一个编码的各种组合特性和效果推演出它可能的用途,从而防范于未然。

这些都是在舒雨接手之后规划和建造的,以前某人根本没想过也想不到这一步,而千依又太忙了,没时间处理这些细枝末节,所以秦宇对舒雨是非常佩服的。两个人沿途赶路,区域通行的编码也拿到了,很快就来到了所属坐标点,而秦宇又一次见到了熟人——卡兰。

“卡兰大人!”秦宇略微惊讶,根据阿托迪的记忆,上次他见到卡兰的时候还是十年前,那时候他还在卡代虫的虫体里。

“阿托迪,你现在已经可以一直维持复合形态了?”卡兰看了他一眼,也许是通过特殊标识,所以她知道这具身躯属于阿托迪。而除了秦宇和林映雪之外,剩下的两个大队将近百人全都是青面人形的状态。

“回卡兰大人,还无法一直维持,有时候还是需要本源压制,而且幼虫偶尔会暴走,抽取大量的意识和本源,所以甚至连人形有时候都无法维持,因此才用很多分身来规避。”秦宇回答道,这些信息一半是从阿托迪的意识里来的,另一半则是解析过后得到的。

“副作用还是这么大吗?”

卡兰一边舔着手指一边思考,片刻之后她的舌头伸长绕向身后,从那百人大队的护卫中取出来一小瓶小指尖大小的红色溶液。秦宇心中一沉,有种不好的感觉。现在他这具身体是重构和改写的,根本不存在活体的卡代虫,一旦吃下东西没有相应的变化恐怕就会被怀疑了。

“公子不必担心,我已经在编码实验室模拟出了他体内的卡代虫,就看这瓶药是从哪些编码开始改组了。”舒雨已经准备好了,这样的情况也在她的意料之中。

“不必太勉强,大不了翻脸就是了。”秦宇回了一句,那舌头卷起红色瓶子送到他面前。

“卡兰大人,这是…..”秦宇双手接过瓶子。

“改良版的抑制剂,刚从邪念之海运回,你先试试~”卡兰说道。

“多谢大人赏赐~”

秦宇一手拿起瓶子有些不知所措,因为之前这种东西他从阿托迪的意识里没有找到相关的食用记录,所以他现在不知道是该口服还是怎么样,卡兰和一个个卡魔都看着自己,如果本该是涂洒的东西自己把它吃了,那么当场就会穿帮。

但是如果犹豫的话更会被怀疑,因为阿托迪是一个最为忠实的神炁炁徒,他的忠诚已经到了狂热的地步,这也是卡兰为什么会直接将刚运回来的东西给了他一瓶的原因。虽然秦宇演技不错,表现得很垂涎和狂热,但行动才更重要啊。

没有办法,秦宇最终只能赌一赌,将那小瓶子丢入口中,然而瓶子刚一入口他就后悔了,因为卡兰等人的脸色都变了。